一段结束,是否意味着另一段的开始?

明天,是在携程的最后一天,在交接完一些事后,我将彻底离开这栋服务了一年的携程网络技术大楼。

临别之际,Allen,CF,剑哥,Leo,Eric今天中午一块去中山公园吃了一顿陌生人火锅,吃着吃着心里就突然窜出一种不想离开的想法,虽然不切实际,也知道这其实是一种临别情绪,因为,一旦把我扔到携程的工位上后,在懒散的氛围下我又会变得想离开。

抛开这些不谈,一堆男人一起吃饭聊天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一堆男人一起永远很豁达,吃起来永远都是狼吞虎咽。这种感动虽小,但可以在心里留下很深的印记,以后就算不一定能记得在携程做过哪些事,但这些朋友,大家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可以记得很久很久。

典型美国女孩Hayden今天离职,也没有抄送全部English website Department,只是小众地抄送Online marketing,想了想明天,要轮到我写Leaving Ctrip,离开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发现一旦没有了生活来源,或者说,一旦你真得到了悬崖边上,左脑会时不时地想要挑战右脑,就像这几天,理性一直试图告诉我,应该再历练几年再出来闯荡,应该在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后,在做自己想做的事。然而,在一个月前做出离职决定的,是右脑的感性。

 

虽然我的下一步打算是去寻找一个有潜力的创业公司磨练或者自个儿创业,但我知道,无论选择哪条路,日子绝对不会轻松,绝对不会像在携程那样,早上跟着迟到铃,晚上跟着下课铃。

 

明天过后,一切将从头开始。

但是,后天依然很残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